栖肆Gilana_只羡忘羡不羡仙

cn栖肆Gilana
aph/刀剑乱舞/魔道祖师
cp向:米英,三日鹤,忘羡(其实除了aph只吃米英,其他啥都好)
微博:栖肆Gilana_瓶颈期中
麦冬太太永远是女神!
天天就天天!

Spring【上】

CP向:米英【骑士米x王子英】

Attention:

1.恶友与米英友情向

2.米英后期爱情向

文目录


文/栖肆Gilana

1

“亚瑟,他以后就是你的骑士了。”王后带着亚瑟走到一个年龄看似比后者小一些的男孩面前。

“I’m glad to see you , my lord .”男孩右手放在左胸上,单膝跪地。沉重而华丽的盔甲罩在他的身上,触地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。

“起来吧。”亚瑟看了一眼身前这位骑士。

“Yes,my lord.”男孩站了起来。

“那我就先走了。”王后携着自己的仆人离去。

“那个,你叫什么名字。”亚瑟抬起头打量着自己的骑士。

男孩大部分头发都被罩在了头盔之下,露出来的头发都是金色的,柔顺的头发中,一缕头发却极为桀骜不驯地高高翘起。

“殿下,我叫阿尔弗雷德,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。”金发男孩抬头看着亚瑟。

“好,阿尔弗雷德,以后在没人的时候没有必要殿下殿下地叫了,叫我亚瑟就好了。”

“Yes, my lord.”

不得不承认,阿尔弗雷德长得真的挺好看的。如同大海一般湛蓝的眼睛,高挺的鼻梁,肤色也许是因为训练久了的原因,呈小麦色。

“亚瑟?”

“啊?不,不好意思。”亚瑟意识到自己不太礼貌地一直盯着对方,准备移开视线却无意间对上对方湛蓝的眼睛,脸上呈现一丝不太自然的红晕。

阳光普照,却不火辣,也许是春天的原因,春光温暖舒适。花园有很多花,王后喜欢蓝色,所以花朵大多是蓝色的。绿叶中蓝色的花朵盛开,今晨的露水依旧保留在花瓣上,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光芒。

2

毕竟是要作为骑士跟着对方一辈子的,两个人太生疏也不好,再者,找到一个真的忠心的朋友也很难,那为何就不珍惜眼前的那个呢。

阿尔弗雷德从记事起,就一直处于封闭式训练之中,接触的人不多,对于朋友是什么,也只有书上那寥寥几页纸。

而亚瑟从小就作为未来的国王培养,虽与外界的人有所接触,但基本都是公事。朋友还是有,弗朗西斯那样的算吗?应该算吧?虽然接触很少但是他还是帮过自己很多的。那真正的友谊是不是就像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基尔伯特一样?是吧。

两个对于友谊好不了解的人就这样巧合地凑在了一起,还好上天赐予了阿尔弗雷德开朗的性格。

“亚蒂!等会儿去花园后面的小山走走怎么样?”

“你当我很多时间吗?母后她也不会……”

“这你就不用担心了,我已经向殿下说过了。”

“那这次就勉强听你的好咯。”

“太好了!!亚蒂!!”

“诶诶,你不要乱叫我的名字。”

 

除了阿尔弗雷德,当然还要感谢上天赐予了弗朗西斯那几个人。

“啧啧,终于出来走走了啊,前不良,哥哥我还以为你发霉死在里面了。”

“喂,胡子混蛋,不要随便这么叫,我可是可以赐死你的。”

“好好好,我尊敬的王子殿下。”

真的好想一直就这样打打闹闹地继续下去。

3

现任国王真的是老糊涂了。

“真他妈的烦!”沮丧地坐在椅子上。

阿尔弗雷德焦急地在大殿踱着步子。

“父王真的是糊涂啊!听信了小人的话,居然向邻国下了战书。邻国虽然这次实在不厚道,但也应该再谈谈啊。”亚瑟烦躁地一脚踢开凳子。

“如今,兵力不足,完全不行。”

“可是战书下都下了啊,收不回来了。”

“陛下这次实在糊涂,这明明是不可能成功的。”

“他连我的话都不信了。”

“我们先看看情况。”

 

即日,国王派遣众多士兵前去参战,由那个挑唆讨伐邻国的小人指挥。

那个头领还有些许本领,加上本国的资源丰富,前面几场稍占上风。

“父王,让邻国知道错误就足够了,现在可以收兵了。”

“为什么要放弃这个机会,继续扩大国土不是更好吗?”

“父王,我们的兵力不足啊。”

“亚瑟,你不必说了,我相信那位将军的能力。”

“父王!”

“下去!你是不是不相信父王的判断了?”

“父王!我一直以来都很相信您,但这次,您确实失误了啊!”

国王抬起手扇了亚瑟一巴掌。

“阿尔弗雷德,带这个不孝子下去。”

“阿尔弗雷德,你别拦我,我今天一定要说清楚这件事情。”

“是的,陛下。”阿尔弗雷德用力拉住亚瑟往外走。

“喂,你放开我,混蛋!”亚瑟努力想挣扎开阿尔弗雷德的束缚,无奈力气向比他之下,还是太弱小。

 

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出了殿堂,亚瑟立刻逃离阿尔弗雷德,皱着眉头整理自己在挣扎中乱掉的服饰。

“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我们得想办法。”

“那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

“现在还不是时机,你再怎么和陛下说都不会相信你的。只有等到出现了失败的趋势再说,可能会更有说服力。”

4

国王为了加固前线兵力,再次派遣了一批士兵。

弗朗西斯作为将军,自然也被一同派上了战场。

“这次战事,很可能会失败。”阿尔弗雷德说。

另外几个人都静静的,没有说话。

“你们怕什么,不相信哥哥我的实力吗?打不过我还可以逃啊。”弗朗西斯一副蛮不在乎的表情。

“……”

没有说话。

“怕什么怕什么。真的是的,哥哥我明年春天绝对能回来。”

“明年春天?现在才夏天啊。”

“都说了最多,所以就别担心了。”弗朗西斯拿出自己的红酒:“喝酒喝酒!哥哥我明天就走了,你们都想着不好的事情,真的是。”弗朗西斯给每个人的被子依次倒上了红酒。

但是这貌似并不奏效,每个人都静静地喝着,心不在焉。

弗朗西斯自己也知道,如果国王不及时下令撤兵,他们面临的将是怎样一种灾难,毕竟对方实在是太强了啊。

 

夏季,早晨依然很热。

弗朗西斯穿着盛装率领军队出征。

 

“这是哥哥我的照片,你们这段时间肯定会想哥哥我的,毕竟哥哥我如此迷人。”

弗朗西斯昨天晚上留下了照片。

照片是黑白的,弗朗西斯极爱这种风格,理由是很有艺术美。

还被他们嘲笑了一番,看到一次就笑一次,弗朗西斯刚开始还激烈地辩论,后来就耸耸肩随便他们了。

现在,嘲笑又看不到他的反应,嘲笑就没有意义了。

TBC.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小可爱的点文,但是我找不到你啦x只能意念艾特,不好意思拖了这么久。ooc有,希望不要嫌弃。掉fo掉到绝望。



评论
热度(34)

© 栖肆Gilana_只羡忘羡不羡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