栖肆Gilana_只羡忘羡不羡仙

cn栖肆Gilana
aph/刀剑乱舞/魔道祖师
cp向:米英,三日鹤,忘羡(其实除了aph只吃米英,其他啥都好)
微博:栖肆Gilana_瓶颈期中
麦冬太太永远是女神!
天天就天天!

star

Cp:米英

Attention:

1.kq不为夫妇设定。

2.基尔的话是由于师徒组得来的。

3.这是糖!!!!


文目录


文/栖肆Gilana


绚烂的烟花绽放在天边,将漆黑的夜映衬出一片白光,然后零零落落地落下,色彩逐渐消失在黑夜中,第二朵烟花随即升起。星星在映照下,更加凸显。

今天是黑桃国现任k在位520周年,普天欢庆。

城市里灯火通明,烟花声不绝于耳。

往日里森冷肃静的王宫中透出淡黄色的光,给王宫增添了些温暖与柔和。

 

“亚蒂,我在位已经520周年了啊。”阿尔弗雷德低头整理自己的礼服。

“520周年,好快啊。”亚瑟戴礼帽的手顿了顿,透过眼前的镜子看向阿尔弗雷德。

520周年了,这么快?他们已经相处了520周年了啊。那位大男孩依然是他登基时的模样,19岁的模样。

“亚蒂你好了吗?”阿尔弗雷德转过身看向亚瑟,两人的目光在镜子中汇合。

亚瑟不自然的低下头,急忙扣好头上的小礼帽。

“好了,我们出去吧。”亚瑟转过身,走向阿尔弗雷德。

“嗯。”阿尔弗雷德伸出手,亚瑟很自然地挽上他的手。

通向大厅的路不是很远,但是要通过一条走廊。走廊上的物品许多都整修过很多次了,还有的或许已经换成新的了。

脚踩在瓷砖的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,在寂静的走廊里响起。

这是第52次这样走过这条走廊。

亚瑟抓着阿尔弗雷德袖口的手不禁紧了紧。

“亚蒂,你是紧张吗。”阿尔弗雷德感觉到了他的小动作。

“没有,怎么可能紧张。”亚瑟矢口否认。

520年来,阿尔弗雷德好像从来没有思考过他的queen。不得不承认,亚瑟是一位称职的queen,每件事情都能处理得很好,基本没有什么差错。能有这样一位queen,也是他的幸运。

很快,到了走廊的尽头。

“国王陛下,王后殿下。”两旁的侍女向他们行礼,然后打开了门。

大厅内一片光辉,光照瞬间笼络了两人。

“国王陛下,王后殿下。”厅内的大臣纷纷向他们行礼。

阿尔弗雷德点点头示意,领着queen走向演讲台上。

“今天是黑桃国第十一任k在位520周年……”阿尔弗雷德在话筒前演讲着早就已经背熟的稿子。

亚瑟微微偏转头,用余光看着阿尔弗雷德。

铿锵有力,庄严。

亚瑟心里暗想。

早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不经世事的大男孩了,阿尔弗雷德早就已经变得成熟稳重,虽然偶尔还是会像刚上任时一样逃避处理事务。几百年来的历练,他处事已经越来越周全,手段也越来越精明。

已经完全不像当初那个阿尔弗雷德了。

但是看着他的成长,转变,心里还是很欣慰的。

一点一点的转化多多少少都有亚瑟的一份功劳,自己能教导出这样一位king,他自己也骄傲啊。

 

阿尔弗雷德的演讲结束,看向亚瑟。

到他演讲了。

“很荣幸与第十一任king共同处事520周年……”亚瑟稍微有些紧张地拽住了阿尔弗雷德袖子。

阿尔弗雷德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,伸手握住了亚瑟的手。

亚瑟内心咯噔一下,并没有表现在面上。

阿尔弗雷德的手心很温暖,手掌处也有一层厚厚的茧子,内心莫名有一种温暖的感觉。

“……希望黑桃国能够更加繁荣昌盛,国泰民安,谢谢。”

演讲终于结束,接下来大概就是晚宴。

另外三个国家的kqj都来了,这次连黑白Joker也参加了。

“转眼间,你都已经在位520年了。”黑桃J王耀使他们之间存在最久的。“敬你们一杯。”王耀拿起酒杯依次与kq相碰,然后一饮而尽。

他们两个也端起酒杯喝下。

“哎,小阿尔小亚瑟,哥哥我也敬你们一杯。”方块king弗朗西斯带着他的queen诺拉走过来,Jake瓦修紧跟其后。

“很荣幸。”诺拉举起杯。

“kesesese,当初你登基,本大爷还是帮了不少忙的,可不要忘了。”两个Joker走过来。

基尔伯特带着他的啤酒杯过来,彼得由于年龄还小,不得以以饮料代酒。

陆陆续续地依次和其他人敬酒。

等到人少了,阿尔弗雷德带着亚瑟走到大厅的角落坐下。

亚瑟已经微醺了,脸颊上淡淡地显出一层绯红。

“这么快就醉了,果然是老了哈哈哈哈哈哈。”阿尔弗雷德嘲笑道。

“嘁,谁老了,再说了我有醉吗?”亚瑟不屑。

“你可是比我打了几百年之久哦。”

“那又怎么样?”

“那就说明亚蒂老了啊。”

“切。”亚瑟摇摇头,“带点酒出去喝吧。这里太吵了。”

“好哦,听亚蒂的。”

 

阿尔弗雷德拿了些许酒,和亚瑟走出了大厅。果然一出外面,耳畔瞬间清净了不少,悄悄的虫鸣在黑夜中彼起此伏。

大厅外面是花园,不远处就是一个小山丘。

亚瑟坐在草坪上,阿尔弗雷德跟着他坐下来。

“你还记得你小时候吗?”亚瑟躺下,仰望着星空。

“记得。你经常晚上带我来草坪边。”阿尔弗雷德手掌交叠到颈后,也躺了下来。

“那些日子的星空和今天的一样。”亚瑟顺手拿了身旁的酒,灌了一口。

“我从没有想过你会成为king,更加不敢想,你会陪伴了我520年之久。”

星空璀璨,或明或暗,每一颗星星都发着白色的光芒,星图遍布整个天空。夜晚的天空是深蓝色的,蓝得近乎黑色,多亏有了星星的装饰才不显单调。

亚瑟将就当水喝一样,一个劲地往下灌。

“我没有想过你那时候会离开我,你知不知道我那段时间都快疯了啊,混蛋。”亚瑟明显开始醉了。

“对不起。我离开你是因为我不想以弟弟的身份与你相处。”阿尔弗雷德说。

“为什么啊,在你离开我那段时间我都在想原因。是我哪里不够好?我想,可能是我的厨艺?我就尽力去想办法。但是转念一想,你都不在我身边了,我练了有什么用?”亚瑟的声音里带着底底的呜咽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“在你登基之前,我对你的喜爱,都是哥哥对待弟弟的喜爱。但是你知道吗,”亚瑟顿了顿。

阿尔弗雷德深吸一口气,他虽然知道亚瑟醉了,但是,他没有想到醉了之后亚瑟会说这些,这是第一次。

“你登基之后,你的点点滴滴都铭刻在我的心里,我想,我应该是开始喜欢上你了。是恋人的喜欢。”亚瑟开始抽噎。

“别哭啊,亚蒂。”阿尔弗雷德一时有点不知所措,抬起手帮他擦干净流出的泪水。

“为什么520年过去了你都没有发现?就一点都没有发现吗?”亚瑟自己用袖子用力一擦脸上的泪水。

“为什么啊?难道你真的没有看出来吗?”

“我看出来了。”阿尔弗雷德说。

“对啊,你看出来了又怎么样,我还能奢求国王陛下对我怎么样?”亚瑟自嘲地冷笑。

“亚蒂,你难道就没有看出我喜欢你吗?”阿尔弗雷德搂住亚瑟。

“……”亚瑟愣了一下,“你喜欢我?怎么可能?我可是你的哥哥啊,你跨得过这个坎吗?”

“自从离开你,我就没有把你当哥哥看。”阿尔弗雷德摇摇头,“亚蒂,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喜欢你呢?”

“在感情面前总会惶恐不安甚至开始自卑,你让我怎么相信你。”亚瑟埋在阿尔弗雷德的怀里。“或许这次是我太自卑了。”

“对不起,是我没有先说明。我对于你的感情也不自信,对不起,有我的问题。”阿尔弗雷德埋在亚瑟的头发边,蹭蹭他金色的头发。

“对不起是世界上最没用的话,真的感到抱歉的人早就行动了,混蛋。”亚瑟眼角的泪水像决堤一样流出来。

“砰”烟花在天空上绽放。

“亚蒂……”阿尔弗雷德的手抚摸上亚瑟的脸庞,低下头顶着亚瑟的额头,鼻尖相对。两人近在咫尺,可以清晰地听到对方的呼吸声。

亚瑟双臂环上阿尔弗雷德的颈部。

阿尔弗雷德低下头亲吻住亚瑟的嘴唇。

这个吻不激烈,饱含了温柔与珍惜。

两个人都不自信对方的感情,白白错过了520年的时光。但这未尝不是好事,经过百年的磨练,依然坚守,在得到之后或许会更加珍惜。

 

星空下,草坪上,两个人像刚刚成年的小伙子第一次谈恋爱一样。

但愿感情能如同这星空一样永恒。

END.



初雅的点文x说是黑桃米英醉酒play,我觉得应该跑题了啊【尴尬。希望萌er不要嫌弃就好xx @初雅-傲娇猫控少年 

另外x我看到b站上说,米英拿了lofter日漫腐向cp的第一?壮哉我大米英!

评论(7)
热度(40)

© 栖肆Gilana_只羡忘羡不羡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