栖肆Gilana_只羡忘羡不羡仙

cn栖肆Gilana
aph/刀剑乱舞/魔道祖师
cp向:米英,三日鹤,忘羡(其实除了aph只吃米英,其他啥都好)
微博:栖肆Gilana_瓶颈期中
麦冬太太永远是女神!
天天就天天!

Winter【1】

cp:露普【注意避雷】

文/栖肆Gilana

文目录

怒气。

 

在内心熊熊燃烧着。

 

这算什么?一场游戏罢了?说开始就开始,说结束就结束。

 

伊万紧紧攥着双手,盯着眼前的男子。

 

“晚上好,伊万,好久不见啊……”眼前的男子身着黑色西装,带着一条酒红色的领带。这位男子早就已经烂醉如泥,白色的头发显得凌乱,红色的眼眸中充满着迷茫与颓废。白净的脸颊上几个红色的唇印显得格外明显,衣着早就已经凌乱不堪。

 

“好久不见啊,基尔伯特。”这几个字几乎是从伊万嘴里硬挤出来的。

 

基尔伯特强撑着歪歪倒倒地向酒店的房间里走去。每一次都是相同的房间,相同的方式。

 

他们分手已经3个星期了,不止一次在这个酒吧里看见基尔伯特烂醉如泥的样子。

 

其实,基尔伯特的内心也并不比伊万好到哪里去吧?一次一次的醉酒,脸色看上去更加憔悴不堪,身体的温度如同死人一样寒冷。

 

伊万不是没想过复合。

 

“提出分手的可是他啊。”伊万冷冷一笑。

 

不管是分手前还是分手后,伊万格外喜欢来这个酒吧。

 

因为这是他们相遇的地方啊。

 

相遇的时间是冬天。西伯利亚的冬天格外寒冷,外面的雪纷纷扬扬,夹杂在凌虐的寒风中。寒风狠狠地抽打着房屋,拼命地想往窗子里挤。窗子发出呜呜地响声,抗议着入侵。

冬天本来就没有什么人喜欢外出,当然,伊万是个特例。偶然遇到了这个酒吧,被它的装修风格吸引了,而且这里的伏特加也是不错的。但是,因为寒冷,酒吧的生意很是冷淡。

“嘎”有人推开了那扇隔绝着酒吧与外面的木门。

风乘机携带着雪纷扬地飘了进来,呼啸声不绝于耳。

来者歉意地关上了门,酒吧室内再次恢复了温暖与安静。

 

进来的那个人,有着与众不同的白发以及炽热的红色眼眸,白净的脸庞上由于冷风的鞭策而多了一些绯红。

很意外在寒冷的冬天会有人和自己一样愿意出来。伊万很惊讶。

来者看了看伊万,友善地走过来。

“你好!”那个人率先打了声招呼。

俄语明显夹杂着德语的口音。

“你好!听口音你是从德国来的?”

“不错,本大爷刚刚移民来这里不久。”

“我请你一杯吧。”伊万说,“酒保,再要一瓶伏特加。”

酒保递过来一瓶伏特加。

“非常感谢!”那个人接过酒,猛地往嘴里灌。

“咳咳,咳。”这样喝伏特加无疑会被呛到。

“伏特加不能这样喝的。”伊万笑着递给他一张手帕。

“以前,咳,在德国,咳咳,都是这样喝啤酒的,咳咳咳。”呛到的滋味不好受,断断续续地边咳边说完整一句话。

“你先别说话,先缓过来再说。”伊万帮他拍拍背。

这样灌酒,使得整个喉咙到未卜都好像被火烧一样火热,整个呼吸道满满都是酒的味道。

猛地咳嗽才好不容易缓过来。

“伏特加是烈酒,不同啤酒,不应该这样喝。”伊万再递过伏特加。

“咳咳,不要了,还是等会儿吧。”烈性使得他有些一时甚至有点排斥。

“对了,我叫伊万,伊万·布拉金斯基。土生土长的俄罗斯人。”伊万将酒瓶放回台面。

“基尔伯特,基尔伯特·贝什米勒。”基尔伯特捏着依然隐约发疼的嗓子说。

“你需要醒酒药吗?你这样喝伏特加,很可能会醉。”

“不需要,这点问题算什么,本大爷以前把啤酒当水喝都不成问题。”基尔挥挥手,毫不在乎。

“好。”伊万说,“对了,你为什么会来俄罗斯?”

“之前一直都想来,据说这里向日葵特别美。尽管本大爷更加喜欢矢车菊。”

“可这不是季节啊,你应该春天来。”

“我喜欢等待的过程,等待中积累的期待与寒冷。当看到自己所喜欢的东西真的等到的时候,那一刻的心情是无法比拟的。”基尔撑着脑袋,感觉脑袋似乎开始有点昏昏沉沉。

“怎么了?开始不舒服了?”伊万问。

“是有一点,”基尔甩甩脑袋“没想到伏特加这么烈。”

“当然,寒冷的冬天里没有足够温暖的东西可怎么支撑得过啊。”伊万说,“要不,你先回去?”

“可以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基尔揉揉太阳穴,离开了座位。

 

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。

 

TBC.



Dioxins生日快乐!本来是想写短篇的,但是写着写着就成了这样x @Dioxins 

第一次写雪兔组的文,应该ooc很严重吧?尤其露西亚的性格好难把握。

评论(3)
热度(16)

© 栖肆Gilana_只羡忘羡不羡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