栖肆Gilana_只羡忘羡不羡仙

cn栖肆Gilana
aph/刀剑乱舞/魔道祖师
cp向:米英,三日鹤,忘羡(其实除了aph只吃米英,其他啥都好)
微博:栖肆Gilana_瓶颈期中
麦冬太太永远是女神!
天天就天天!

Again【1】

Again

 双er的点文,抱歉一直拖着 @英sir中毒患者_僴瑟 ,希望不要嫌弃

恶魔米英,ooc注意。

[1]炽天使在《天阶序论》中,是天使中的最高级。

 

很久很久以前,恶魔的世界里有两个魔王,一个是伊万·布拉金斯基,另一个是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。因此,恶魔的世界分成了两部分。两人都想一统天下,都想独霸这个世界,两人之间便产生了激烈的战争。考虑到战争会影响到自己的人民,于是,他们各自率领军队来到另一个世界——天使的世界。两人的战斗使得天使们处于水生火热之中,无奈,炽天使[1]率领众多军队制服了这两个魔王,天使界最终安宁了下来。而那两个魔王呢?据说,魔王伊万不服于炽天使,最终与炽天使同归于尽。而另一个魔王,至今仍然不知去向。

这个故事已经在恶魔界流传了上千年,每一个恶魔都几乎能倒背如流。亚瑟的父亲很奇怪地极为喜欢这个故事,从小就一遍一遍地讲给亚瑟听。亚瑟撑着脑袋,另只手转着笔,假装很认真地听父亲讲完。

“你说,这阿尔弗雷德,是不是还活着啊?”父亲问。

“我怎么知道,说不定死了呢?”亚瑟回答。

父亲特别想探寻这位失踪了的魔王的去向,每次拉着亚瑟寻找各种偏方,但是偏方就是偏方,根本没有用。而且为了躲避母亲,父亲总是把亚瑟带到一个封闭的小屋子里。

“亚蒂,我又找到了一个方法,我……”父亲拿起一本仿佛魔法书一样的东西。

“好好好,父亲,我试,最后一次,下次我不会再陪你了。”亚瑟扇动着翅膀,飞向父亲,拿过他手中的书籍。

“魔法怎么可能行啊,真是的。”亚瑟随意翻动了一下,无奈地鼓着嘴巴。

“咱们现在开始吧。”父亲兴致勃勃地看着他。

亚瑟蹩着眉头看了一眼父亲,点点头。亚瑟打开第一页,跟着上面的咒语念,再跟着它上面的指示做动作。

“像个智障一样。”亚瑟噗地一声笑出声,真的像智障啊。

接下来,就不停地各种转圈。

要是被弗朗西斯那几个看到了,他们可以笑一辈子。亚瑟暗想。

他逐渐感到脑袋有些眩晕。这也不过是转圈转太多的后果罢了。

直到做完整本书指示,周围的环境也不见有什么变化。

“父亲,你看果然是假的。”亚瑟揉揉眩晕的脑袋,转圈转太多,导致他有点想吐。

没有听到父亲的声音。

“父亲?”

……

还是一片安静。

“也许是去倒茶了吧。”亚瑟躺在旁边的椅子里休息。

也许是太晕了,竟然不知不觉地睡着了。

 

 

 

“亚蒂你真的要这样做吗?”

“对不起,这是炽天使的命令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会让你痛苦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周围是一片白色,无边无际的白,白得刺眼。

眼前两个人,一个人像恶魔界的,另一个人和亚瑟长得一模一样,红色的头发,漂亮的绿色的眼睛。另一个人背对着亚瑟,看不清那是谁。只感觉到有一对比平常恶魔大得多的黑色的翅膀,头上长着两个乌黑,有力的角。身上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,微弱地发着光。

“对不起,我必须这么做。”那个人抱住背对着亚瑟的那个人,声音里没有带有一丝的犹豫。

“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?”恶魔的语调没有任何起伏。

“我知道你不敢,阿尔弗雷德。”长得极像亚瑟的人嘴角向上扬,微笑着看着阿尔弗雷德,扇动他洁白的翅膀飞离那个魔王。

阿,阿尔弗雷德?那个魔王。亚瑟惊讶地看着。

恶魔拿黑色的出手杖,将手仗放在胸前,闭上双眼,念出一串从未听过的语言。手杖上方闪着金色的光,光线逐渐从上方冒出来,向着阿尔弗雷德的方向去。魔王并没有躲闪。光芒很快淹没了阿尔弗雷德,整个人逐渐消失在金色的光芒中。

“亚瑟,我后悔遇见你。”这是魔王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亚瑟心中莫名地刺痛。

另一名叫亚瑟的恶魔,脸上的笑容逐渐消逝,绿色的眼眸中闪着泪光,泪珠最终还是不争气地从眼角流了下来。

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”那位天使将手杖扔在一旁,双手捧着脸,逐渐跪倒在地上,声音越来越小,只剩下抽泣的声音。

“阿尔弗雷德,对不起……真的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 

 

窗外的光投过窗台照射进来,些许微风扬起窗边的窗帘,尘埃由于惯性,没有跟随着窗帘摇动,飘摇着掉到了地面。亚瑟逐渐醒来,睁开眼睛,刺眼的光芒立刻射入他的眼睛里。一时不适应,急忙闭上眼睛,眨了眨眼睛,等待眼睛适应这种光亮。

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做这个梦,而且有那么恰好在这个什么鬼偏方之后。这东西也太邪门了吧。

亚瑟展开他黑色的翅膀,飞向外面。

刚推开门,眼前是一片白色。

如同梦中的那片白一样,一模一样。

亚瑟松开门把手,径直飞出了房间。

没有边际,这个空间没有其他颜色,只剩下白色。白色仿佛融入了这个空间,但是,摸不着。

白得诡异。

亚瑟转身。

刚刚还存在的房间已经全然不见了。

现在,亚瑟眼前只剩下茫茫的白色。

怀着不信的心态四处飞。但是,飞到哪儿都像一个地方一样。

亚瑟停止扇动翅膀,但是,自己并没有掉到什么地方去,脚底也是一片空,踩不着任何东西。不禁有些恐慌,这种悬浮的感觉。

自己依然是能感觉到方向的。亚瑟确认。

当他转过身子,眼前出现了另一个人。

高大的身躯,异于常人大小的翅膀,头上的角强而有力。

和梦中的那个人一模一样。

“阿尔弗雷德?”亚瑟叫了一声。

那个人转过身子,微眯着眼眸。打量了一下亚瑟,向他飞来。

亚瑟可以很清楚的看见,阿尔弗雷德的样貌,就如同书上画的一样。冰蓝色的眼眸,一头黑色的短发,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,展开的翅膀巨大无比,同样也是黑色的。

内心有种莫名其妙的激动和熟悉感。

“Again.”阿尔弗雷德冷笑一声,双眼直直地看着亚瑟。

“A…A game?”亚瑟听不清阿尔弗雷德说什么。

“亚瑟,亚瑟·柯克兰。”阿尔弗雷德俯下身看亚瑟,脸贴得很近,亚瑟能够感受得到阿尔弗雷德的呼吸。

“呃……”亚瑟推开阿尔弗雷德。

阿尔弗雷德直起身子,抬起脸看着亚瑟。“跟着我走。”

“哈?哦。”亚瑟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这么乖地跟着他走。

阿尔弗雷德一直走在前面,亚瑟就这样跟着走。

“阿尔弗雷德,你真的不想说什么吗?”这句话并不是亚瑟想说的。

阿尔弗雷德转过身,面部终于有了表情,眼眸中似乎闪过什么。

“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亚瑟飞向前,抱住阿尔弗雷德,将脸埋进他的怀里。“对不起,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做。但是,炽天使的命令不可违背。”

阿尔弗雷德并没有推开他。“于是我就在这个白色的空间待了数千年。每隔100年就有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亚瑟过来和我道歉是吗?最后都消失不见了是吗?”

“对不起……但是,炽天使的惩罚比这个更加可怕。”亚瑟感到冰凉的泪珠从脸颊滑落,沾到阿尔弗雷德衣服上。亚瑟感觉得到,这一切都不是他想做的。

“但是!但是什么?你已经解释过很多遍了。”阿尔弗雷德的语调终于有了感情色彩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“不要再对不起了。我宁愿死了,也不要你亲手把我送到这个地方。”阿尔弗雷德一把推开亚瑟。亚瑟抬头看见阿尔弗雷德的脸庞上有泪痕。

“你还是在乎我的。”亚瑟的声音带有喜悦。

“这已经不是你了,亚瑟。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。还有,请你吧这个亚瑟留在这里。”阿尔弗雷德仿佛有一丝害怕。

接下来,亚瑟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是感觉脑袋一阵眩晕,然后就是眼前一黑。

TBC.


评论(3)
热度(32)

© 栖肆Gilana_只羡忘羡不羡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