栖肆Gilana_只羡忘羡不羡仙

cn栖肆Gilana
aph/刀剑乱舞/魔道祖师
cp向:米英,三日鹤,忘羡(其实除了aph只吃米英,其他啥都好)
微博:栖肆Gilana_瓶颈期中
麦冬太太永远是女神!
天天就天天!

Do you know ?

髅御枫的点文w,社息设定,感觉自己写得不好怎么办QAQ,手机党,只好用意念艾特了……
社长息子米×员工英

嘈杂的酒吧,彩灯扫射着酒吧内各个角落。红色,蓝色,绿色的彩灯交替着照射。舞池中男男女女混杂其中,扭动着自己的身姿,配合着嘈杂的音乐舞动着。

最讨厌这种感觉,好恶心。

亚瑟厌恶地皱皱眉头,趴在较为安静的吧台上,附近摆满了空酒瓶。伏特加,白兰地,啤酒……各种各样的酒瓶。亚瑟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喝了这么多还没有想吐,头晕,就是头晕。聒噪的音乐萦绕在耳边,仿佛想尽办法加重这种状态。

为什么要来酒吧?明明自己很讨厌。

亚瑟不禁自嘲地冷笑了一声。

都怪弗朗西斯,说什么阿尔弗雷德喜欢来这种地方。人家可是社长的息子,怎么可能会喜欢,都怪自己傻。阿尔弗雷德怎么可能认识我这种小员工?

亚瑟拿起手中的酒杯,仰头饮尽杯内的酒。可这剩余的酒量连一口都不够。

“酒保,再来一杯!”

亚瑟拿起刚刚酒保拿来的那一杯,往口里灌一大口。火辣辣的感觉从口腔,一直延伸到胃部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终于有了想吐的感觉,胃部一阵翻江倒海。冰冷的酒刺激到胃部,终于忍不住了。撑住桌台,差点因为站不稳歪到了脚。亚瑟撑住自己,缓了片刻左摇右摆地走了几步。又差点摔倒。

自己就这么弱?

亚瑟感觉有人扶住了他。

“hey,没事吧?”

是弗朗西斯来看自己笑话的吗?

“喂!我和你讲!弗朗西斯,你不要管我!”

“弗朗西斯?”阿尔弗雷德顿了顿手,但自己确实不认识这个人,“好吧,我管你的情侣弗朗西斯怎么想,但我只是帮帮你而已。”

情侣?开什么玩笑?自己都恨不得杀了那个混蛋。

“弗……”亚瑟刚刚张口准备辩解,可胃中的液体涌了上来。“……”亚瑟捂住嘴。

“诶,等等,你也得等到厕所再吐啊!”阿尔弗雷德架起亚瑟,把他带进厕所。

附近的人见怪不怪地撇一眼那两个人,这种喝得烂醉的人每天都有。

“咳咳……”亚瑟扒住洗手台,几乎全身都瘫软在台子上。

“喂,你,先喝点水。”阿尔弗雷德递过去一杯,亚瑟直接灌了下去。片刻,亚瑟突然像个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。“你……你先别哭啊!”阿尔弗雷德从来都不会照顾人,遇到亚瑟突然哭起来不禁手足无措。
阿尔弗雷德伸出手,轻轻拍拍他的后背。“那个什么,你不要哭了,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,你和我说,说出来会好一点。”

亚瑟转身突然紧紧抱住他,阿尔弗雷德下意识想推开亚瑟,但自己的手却没有推下去,反而顺着亚瑟扶住了他。

“你知道吗?我喜欢一个人很久了,可是他那么高高在上,我一个小员工能怎么样?可是……我……真的是很喜欢他啊!”亚瑟埋在阿尔弗雷德怀里抽泣了起来。

阿尔弗雷德欲言又止,静静地等亚瑟的下言。

“可是他根本就不认识我,就算我说了,也不会相信,可能只是觉得我因为利益而已。弗朗西斯那个混蛋还和我说他喜欢酒吧这种地方,怎么可能!我还那么蠢地相信了。我真是一个傻子。再说了,他怎么可能……会喜欢上一个男人?他肯定会和一个女人结婚,然后生下孩子,最后幸福地过完这一生,不是吗?他不可能喜欢我的……”亚瑟哭得愈加猛烈,最后不禁发疯地大笑起来。“他怎么可能喜欢我!他那个混蛋!怎么可能会!”

亚瑟顿了顿,放低了声音,仿佛碎碎念一样“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”最后声音逐渐消失。

“你喜欢的人是谁?”阿尔弗雷德惊讶地知道他醉了后提到的第一个人,竟然不是他的情侣。

“他……是……”亚瑟仿佛失去知觉一样睡倒在阿尔弗雷德身上。还好阿尔弗雷德一直扶着亚瑟,不然亚瑟就直接摔倒到地上。

“喂……你,醒醒,你家在哪儿?你今天晚上怎么睡?”阿尔弗雷德摇摇亚瑟,可亚瑟并没有醒来。“好吧,只好带你回去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二天清晨,亚瑟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华丽极了的房间里。揉揉发晕的脑袋,可自己记不得什么事情,只是感觉自己昨晚喝醉后有个人扶着他。

“你终于醒了,昨晚睡得还好吗,亚瑟?今天我就放你一天假好了!反正你这个状态去上班也没什么效率。”阿尔弗雷德敲了敲门后,推开了门。

亚瑟眨眨朦胧的双眼,迷茫地看着门口的人。

额前的刘海其中一缕染上了紫色,脸颊上一颗星星。等……等,这不是阿尔弗雷德吗?

“阿……阿尔弗雷德?”

“是hero我,对了你昨天还没回答你喜欢谁呢?”

“哈?什……什么喜欢啊混蛋!没有啊!我才没有喜欢你啊。不不……不是,我没有喜欢谁!”

“诶?我吗?我也很喜欢亚瑟哦。”

“我都说了没有!笨蛋!”

End.

评论
热度(35)

© 栖肆Gilana_只羡忘羡不羡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