栖肆Gilana_只羡忘羡不羡仙

cn栖肆Gilana
aph/刀剑乱舞/魔道祖师
cp向:米英,三日鹤,忘羡(其实除了aph只吃米英,其他啥都好)
微博:栖肆Gilana_瓶颈期中
麦冬太太永远是女神!
天天就天天!

Give me a lifetime【2】

我知道这篇没人看,就当是自己练练笔吧……记叙简直烂到一种境界。顺便显得好像这周天天有更一样。

“hey!亚瑟,今天吃什么汉堡?是……”阿尔弗雷德打开门,从门缝处望着亚瑟。

“又是汉堡?”亚瑟无奈地撇撇嘴,回答的时候没有抬头看着阿尔弗雷德,依旧低着头看书,“天天吃汉堡,就不能换点别的吗?”亚瑟轻轻拾起一页,翻过去。

“那亚瑟想吃什么?”阿尔弗雷德索性打开门,径直走到床沿边坐下。

“只要不是汉堡什么都可以。好了,你别烦我了,我还要看书呢。”亚瑟皱起眉头,又将书页翻回原来的一页,好像忘记了什么一样,寻找着某个字眼。

“好吧!但是今天汉堡出新品了!你要吃吗?”阿尔弗雷德试图让亚瑟尝尝汉堡。

“我可不是那个垃圾食品的爱好者!我说了我不吃!你快出去,你打扰到我看书了。不然你别想要你那3个愿望!”亚瑟不耐烦地下逐客令。

这种生活日复一日地过着,亚瑟和阿尔弗雷德早就已经适应了对方。甚至还有一些依赖对方,生活中一些事情与对方密切相关,失去了好像就失去了一部分生活的乐趣一样。

听到关门声,亚瑟将书倒扣到床上。翻身下床,放轻脚步,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门。左顾右盼地看看到底还有没有人。“阿尔弗雷德?”亚瑟轻轻唤一声。

没有人应答。

“太棒了!终于走了!”

亚瑟从鞋柜找出自己许久不穿的鞋子,熟练地将绑腿一圈一圈地绕在自己的小腿上,最后在末端打上一个结。

为什么不让我出去呢?反正别人也看不见我。亚瑟一直想不通。

亚瑟扇动许久未动的翅膀。伤痕早就已经愈合,应该不会有问题。亚瑟扇动着翅膀从窗户出去。

出去之后,亚瑟深吸一口气,仿佛许久没有呼吸到空气一般汲取户外的空气。

“去哪儿?”亚瑟看着众多的十字路口,迷茫地左看看右看看。

路上经过一个衣着时髦的女士带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。亚瑟跟在她们上方,顺着她们的路线走过一条条街道。最后到了繁荣的街市,亚瑟从未见过这番景象,惊讶地瞪起眼睛。高楼上巨大的液晶屏幕在播放着广告,亚瑟好奇地飞过去,在液晶屏幕前逗留。为什么这个人在做着重复的动作?亚瑟将一只手搭在屏幕上,感受到了屏幕上些许的余热。

“妈妈!妈妈你在哪儿?”一个小女孩蹲坐在地上哭泣。

亚瑟扇动着翅膀飞过去,落地前猛烈扇着翅膀缓冲,最终双脚落地。亚瑟蹲下来,帮女孩擦干净泪水。女孩睁开眼睛,但是看不见眼前有人。

“你怎么了?”亚瑟使自己的声音尽量温柔。

“你,你是天使吗?”小女孩挂着泪珠的眼睛看着眼前的空气。

“是的。我可以帮助你的哦。”亚瑟拖着下巴,观察这女孩。

“天使!求求你帮帮我好吗?我找不到妈妈了。”女孩伸出手试图抓住眼前的亚瑟,但看不见,一不小心扑了空。

亚瑟扶起女孩子,帮她整理微微有些乱的衣服。

“好啊。”亚瑟掏出魔法棒,抬起手指轻轻一点,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屏幕。正显示着小女孩的妈妈正在急切地寻找她。

“这是你妈妈吗?”

“是!”小女孩激动地伸出手抓住屏幕。可惜只是像水一样从指缝中划开后流走。

“别急,我带你去。”

亚瑟拾起魔法棒念了一串奇怪的咒语,屏幕便消失了。再在小女孩头上轻轻一点,小女孩就逐渐消失。亚瑟抱起消失在人群中的小女孩,飞去找他的妈妈。

女孩激动地看见自己飞了起来,不禁忘记了找妈妈,手舞足蹈地乱动。

亚瑟努力控制好小女孩。翅膀才刚刚愈合,一下子承受两个人的重量,未免有些吃不消。一边的翅膀逐渐开始有了酸痛的迹象。

亚瑟缓缓下降,停在女孩妈妈的面前,用魔法棒点了点女孩的头,女孩就出现在妈妈的面前。她妈妈激动地抱起她。

亚瑟再次扇起翅膀,起飞。翅膀已经演变成了撕裂般的疼痛。

在回去之前,不会有事的。亚瑟强撑着展开翅膀,扇动着飞起。疼痛,是刺骨的,深深地疼至骨子里。

亚瑟咬住下唇,坚持飞回去。逐渐下唇开始流血,从一边嘴角留下,滴到雪白的衣服上。

翅膀也开始逐渐滴血,一点点地红了翅膀。

最终还是撑不住了。亚瑟直坠下地面,没有缓冲,身体一侧,由于撞击,白皙的皮肤上大面积地被擦伤。

亚瑟挣扎着撑起身。翅膀扑凌几下,也摊在地上。

“阿尔弗雷德……”

在昏迷的最后一刻,亚瑟想起了向阿尔弗雷德求救。

此时阿尔弗雷德正走在回去的路上,眼前闪过亚瑟瘫软在地面上的景象。脑海中回荡了一声“阿尔弗雷德,救我……”

阿尔弗雷德知道,这是天使的呼唤,呼唤的声音,在脑中久久回荡。

“亚瑟!我一个愿望就是希望你能够好好地现在呆在家里!”

等到亚瑟再次醒来,自己安然地躺在床上。伸手摸摸自己的翅膀,酸痛的感觉并不存在。好像刚刚只是一个梦一样。

这是阿尔弗雷德第一个愿望?

“Hey!亚瑟!”阿尔弗雷德打开房门,拎着外卖走到床边。

亚瑟跪起来,一手搂过阿尔弗雷德,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
“谢谢你。”声音带着些许宠溺。“你知不知道你浪费了一个愿望,完全没有必要啊。笨蛋。”

阿尔弗雷德一只手搂住亚瑟的腰部,轻轻地靠在亚瑟耳边。“你知不知道你有多重要?”

评论(9)
热度(18)

© 栖肆Gilana_只羡忘羡不羡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