栖肆Gilana_只羡忘羡不羡仙

cn栖肆Gilana
aph/刀剑乱舞/魔道祖师
cp向:米英,三日鹤,忘羡(其实除了aph只吃米英,其他啥都好)
微博:栖肆Gilana_瓶颈期中
麦冬太太永远是女神!
天天就天天!

Lavanda

真的好渣啊!QAQ。西葡,bg向,西×葡姐。属于海盗,与历史无关。

再次,站在薰衣草丛中画画,一望无际的花田,飘来淡淡的幽香。克里斯蒂娜喜欢这紫色,也许是因为安东尼奥的原因吧。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他永远存在于她的画中的原因。

【相见】
10年前,跟随父亲一起出海,这是最后一次和父亲出海,因为不就后父亲就不再参和海盗的事情了。作为家里唯一一个子嗣,即使是女孩子,还是得继承家业,嗯,他们整个家族都看不起宗教重男轻女的想法。
“这是我们的合伙人。”父亲介绍他。
他是一个绿色眼瞳,一头棕色的卷毛,身着海盗服饰,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。
“你好!我是克里斯蒂娜·费尔南德斯·卡里埃多·梭罗,以后叫我克里斯蒂娜就好。”克里斯蒂娜微笑着示意着伸出手。
“Hola!安东尼奥·费尔南德斯·卡里埃多。幸会,亲爱的小姐。”安东尼奥左手背到身后,右手拉起克里斯蒂娜伸出的手,俯下身轻轻一吻。
这就是简单而急促地第一次见面。

【第一次合作】
第一次合作,让克里斯蒂娜和安东尼奥展现出了各自新的一面。克里斯蒂娜没有想到安东尼奥看起来那么年轻,却是海上的“老手”。临危不惧,淡定,处理起事情来没有往常一样慵懒。私下里仿佛邻居哥哥一样温暖热情的样子完全消失不见。安东尼奥则惊讶于克里斯蒂娜一个女孩子,往往比男人还狠问起来,只是微微一笑,回答道:“作为一名海盗,怎样才能温柔?”但是对船员又是另一服样子。由于航海是一个漫长而又无趣的过程,克里斯蒂娜常常跳起弗拉明戈,一圈一圈地转着,看着船员被她转得晕头转向的样子,自己开心地在一旁大笑。两人往往又配合得很好,第一次差不多是一次大丰收。

【日常的合作】
双方合作不再是一次两次,对于对方也了解得清清楚楚。聚在一起商讨下次的出海的计划,虽然偶尔还是会为利益上的问题争吵,安东尼奥和克里斯蒂娜出于礼节,也些许让着对方。
也不知道是安东尼奥的恶友们出的一些主意还是怎么样。每次安东尼奥都会带一束薰衣草和其他一些小礼物给克里斯蒂娜,克里斯蒂娜也欣然接受了。
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克里斯蒂娜桌面上用花瓶养着的薰衣草,每天都有人会为它换水,枯了也会有人帮忙换掉。克里斯蒂娜每天都能看到桌面上生机勃勃的薰衣草,闻着淡淡的花香办公。
再到后来,随着合作的越来越成功,收益也越来越多,渐渐,安东尼奥听了他恶友的意见,买回来许多盆栽的薰衣草摆在船上。克里斯蒂娜也许有时会说说他太浪费钱或者太占地方什么的,也顺着他,也就过了。

【相爱】
克里斯蒂娜其实很早,就被安东尼奥打动了,只不过一直再等安东尼奥先说。也许是安东尼奥反应太慢,一直没有注意到自己其实早就喜欢上克里斯蒂娜,直到后来恶友们提到了,他才反应“啊?我喜欢她?”恶友们一脸鄙视的看着安东尼奥。安东尼奥才开始反应过来。
“umm…那个,克里斯蒂娜,其实嘛……我挺喜欢你的。”安东尼奥以这种毫不浪漫的形式向克里斯蒂娜表白。一旁的弗朗西斯恨不得冲出去帮他说。克里斯蒂娜看着安东尼奥一脸尴尬,不禁大笑起来。然后垫起脚在安东尼奥脸颊上轻轻一吻,轻声说道:“其实我也喜欢你。”然后一把推开安东尼奥。
这段恋情也许就是这么尴尬地开始的。安东尼奥不愧是好男人,克里斯蒂娜心里评价。之后,也就在船上举行了一个小小的婚礼。婚后,安东尼奥对克里斯蒂娜百依百顺。成了一家,金钱的问题自然就不存在了。

【经济萧条】
碰到了强大的对手,那边一个叫亚瑟·柯克兰的海盗,抢了他们不少生意,得到的收入越来越少,开始削减人员。人员越来越少,船只也许也不用了,卖了维持生计。之后每次出海就像赌博一样,时高时低。逐渐,维持生计依经越来越困难。
又是一年薰衣草的花季,安东尼奥进了大批薰衣草摆在船上。
“克里斯蒂娜!Lavanda上市了。”安东尼奥拿着一束薰衣草兴奋地跑去找克里斯蒂娜。
克里斯蒂娜看看手中的花,再看看船上陆续搬来的花。明白了些什么,抓起薰衣草摔着地上,冷冷地说:“安东尼奥,这都什么时候了?与其买这些没用的东西,还不如把这钱留下了好好存着。”转身走回房间,再次转身回头,安东尼奥默默地弯下身捡起花。克里斯蒂娜跑回去抱住安东尼奥。“对不起对不起……”抬头看见安东尼奥的眼眶仿佛有些红,心里不禁一疼。

【最后一面】
由于怀孕,不得不在家里修养。那一次出海,对于克里斯蒂娜来说,很漫长。无聊地闲在家里,没事研究一下航海图,画下画,练习弗拉明戈。已经4个月了,为什么还是没有消息?克里斯蒂娜不安地每天在海边踱着步子,眺望海边。8个月了,孩子都快出生了,还是没有回来。1年了,还没有回来是出事了?不不,一定是在别的地方住了下来休整。
其他船带回的消息,据说,安东尼奥那艘船早已沉入海底。克里斯蒂娜不可置信地追问那些人,那些人只是摇摇头说是真的。

至那以后,克里斯蒂娜再也没碰过船,只是变卖了家产,搬到一处薰衣草田里定居了下来。

“妈妈!我爸爸在哪儿?”跑过来一个和安东尼奥有几分相似的小男孩。
“安东尼奥,你爸爸出海还没回来。”克里斯蒂娜放下画笔,蹲下抱起那个小男孩。
“你还记得,这叫什么吗?”克里斯蒂娜指着一旁的花朵问他。
“我当然记得,这可是您说,爸爸最喜欢的花,这叫做lavanda。”

评论(1)
热度(17)

© 栖肆Gilana_只羡忘羡不羡仙 | Powered by LOFTER